梁实秋《送行》鉴赏

梁实秋《送行》鉴赏念书啊,我信赖但有朗朗书声出破庐,早晚有一日有万鲤跃龙门之奇象。

《送行》是梁实秋作品中的其中之一,出自《雅舍小品》,是一篇散文。如下为梁实秋《送行》鉴赏,迎接阅读!

作品原文:

送行

◎梁实秋

“黯然销魂者,惟别而已矣。”遥想昔人送别,也是一种雅人深致。古时交通不便,一去不知多久,再见不知何年,以是南浦唱支骊歌,灞桥折条杨柳,甚至在阳关敬一杯酒,都有意味。李白的船刚要起碇,汪伦老远地在岸上踏歌而来。那幅情景真是历历如在眼前。其妙处在于纯朴真挚,出之以潇洒自然。平夙莫逆于心,临别难分难舍。若是平时看着你言语无味,你觉我言语无味,一旦远离,那是最好不外,只恨天下太小,唯恐未来又要碰头,何须送行?

在现代人的生涯里。送行是和拜寿送殡等一样地成为了应酬的礼仪之一。“揪著公鸡尾巴”起个大早.模模糊糊地赶到车站码头,挤在乱哄哄的人群内里,找到你的工具,扯几句淡话。好容易耗到汽笛一叫,然后鸟兽散。吐一口轻松气,撅著大嘴回家,这叫做周密。在被送的那一方,以为热闹,因缘好。没白混,而且体面。有这么多人舍不得我走。斜眼看着旁边的没人送的游客,相形之下。尤其容易起一种优越之感,不禁容光焕发,恨不得对每个送行的人要握八次手,道十回谢。死人出殡,都讲求要若干亲人执绋,示意恋恋不舍。况且活人?行色不行不壮。

悄然而行似是不大舒适,若是其余游客在你身旁耀武扬威地与送行的话别,那会增添旅途中的寥寂。这种情形,中外皆然。Max Beerbohm写过一篇《谈送行》,他说他在车站上遇见一位以演剧为业的老同伙在送一位女客,始而喁喁情话。俄而泪湿双颊,终乃汽笛一声,委曲抑制哽咽。向女郎一再挥手。目送良久而别。原来这位演员是在作戏,他并不熟悉那位女郎.他是属于“送行会”的一位职员.通常游客孤身在外而愿有人到站相送的,都可以到“送行会”去雇人相送。这位演员身世的人固然是送行会的妙手。他能放进情绪,演出真切,客人纳费无多,在精神上沾恩不浅。尤其是美国游客。用款项在国外可以购置一切礼仪,若是“送行会”真的普遍设立起来了,送行的人也不虞缺乏了。

送行既是人生中所不行少的一件事,送行的手艺也不行不注意到。若是送行只限于到车站码头报到,握手而别。那么问题就简朴。然则我们中国的一切礼仪都把“吃”列为最主要的一个项目。一个同伙远别。生怕他饿著走。饯行是不行少的,恨不得把若干天的营养都一次囤积在他肚里。我想任何人都有这种履历。若有远行而新闻外露(多数照样自己张扬)。他有理由期望着饯行的帖子络绎不绝。短时代家里可以不必开伙。另有些头脑更周密的人,把食物携在手上,亲自送到车上船上.好像是半路上你要受饿的样子。

我永远不能遗忘最悲凉的一幕送行。一个严寒的冬夜,车站上并不热闹,客人和送客的人大都在车厢里取暖和,然则在长得没有止境的月台上却有一堆黑压压的送行的人。有的围着斗篷,有的脚尖在洋灰地上敲鼓似的乱动。我走近一看全是熟人。

校園文化建設總結讀書啊,我相信但有朗朗書聲出破廬,遲早有一日有萬鯉躍龍門之奇象。校園文化建設是一種等待我們去開發、去設計、去豐富、去研究的課程,隻有做好校園文化建

都是来送一位太太的。车快开了。不见她的踪影,原来在这一晚她另有几处饯行的宴会。在最后的一分钟,她来了。送行的人们以为是在接一个人,不是在送一个人,一见她来到人人都示意喜欢,所有惜别之意都来不及显示了。她手上抱着一个孩子,吓得直哭,另一只手扯著一个孩子,连跑带拖。她的头发蓬松著,嘴里喷著热气,像是冬天载重的骡子。她顾不得和送行的人周旋。三步两步地就跳上了车,这时候车已在蠕动。送行的人大部分手里都提着一点器械。无法交付,碰巧我站在离车门最近的地方,人人把礼物都交给了我。“请您偏劳给送上去吧!”我好像是一个圣诞老人。抱着一大堆礼物,一个箭步蹿上了车。我来不及致辞,把器械往她身上一扔,转头就走。从车上跳下来的时,打了几个转才立定脚跟。事后我接到她一封信.她说:

那些送行的都是谁?你丢给我那些器械,到底是谁送的?我在车上整理了好半天.才把那些器械聚拢起来打成一个大负担。同伙们的盛意算是给我添了一件行李,我愿意知道哪一件器械是哪一位送的.你既是代表送上车的,你固然知道,盼速见告。

这问题我无法回答。至今是个悬案。

我不愿送人,亦不愿人送我。对于自己真正舍不得脱离的人,离其余一刹那像是开刀,通常开刀的场所照例是应该先用镇痛剂。使病人在迷蒙中渡过那场痛苦,以是离其余苦痛最好制止。一个同伙说:“你走,我不送你。你来,无论多大的风雨,我要去接你。”我最欣赏那种心情。

(选自<雅舍小品>)

作品赏析:

梁实秋的这篇经典散文,以新颖的见识、诙谐的文笔。对现代人那些真情缺失的所谓“送行”进行了一番讥讽式的形貌之后。最终给它贴上了“甚无谓也,应予作废”的封条。

迎来送往,乃人生常态;依依惜别,是人之常情,但对“黯然销魂”的送行,作者却明确表达了自己的意愿:“我不愿送人,亦不愿人送我”“离其余苦痛最好制止”。看似逆情悖理,实则是练达人情后的彻悟和智慧。由于,今人之送别,迥异于昔人的相离,前者徒有形式,已然成为一种负累;后者灌注了真情。让人悄然动容。为突出自己的看法。作者略古而详今,以昔人的送别为引子。带出对现代人送行的精彩形貌,这其中。既涉及中国,又关乎外国,质料典型且具有广泛性。行文的特点之一是接纳画面形貌法.如第二段写送行者例行公事式的应付、被送者借机炫示时的自得,何其生动!第三段形貌美国“送行会”虚情假意的游戏人间,何等形象!第五段勾画送行双方马马虎虎的急急和尴尬。其中的意趣又是云云的耐人寻味!

本文语言亦极有个性,既有文化气息浓郁的典雅的书面语,如“南浦唱支骊歌,灞桥折条杨柳【生涯精心策划的一个个惊喜,总能令人发笑,笑中也许带血,或者带涩。】”“阳关敬一杯酒”“纳费无多”“沾恩不浅”“不虞缺乏”等。又有平实素朴的口语,如“‘揪著公鸡尾巴’起个大早”“撅著大嘴回家”,另有语含锋芒的讥讽语,如“死人出殡。都讲求要若干亲人执绋,示意恋恋不舍,况且活人?”至于随处可见的比喻.无不贴切新颖、形象生动,增添了文章的品位。

 

朱自清《春》公開課教案讀書啊,我相信但有朗朗書聲出破廬,遲早有一日有萬鯉躍龍門之奇象。 《春》是現代 散文 傢 朱自清 的作品。長期被中國中學語文教材選用。《春》是對於學

原创文章,作者:ruyou66,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ruyou66.com/2708.html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