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楚将军回忆录

该书有关中央红军和革命老区的历史时间,揭载颇详,涉及到的领导人员颇多,可做为中央红军和苏区历史时间的关键论文参考文献。对于其真实度,据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编??出版发行的《党史通讯》(1985年第11期),杨尚昆曾在一次谈话内容讲到:“有一个叫龚楚的,在井冈山时期就跟毛泽东在一起,在中央苏区时是战斗部长。这人在三年游击战争中被抓背叛,还带对手去抓陈毅。之后,龚楚写了《我与红军》一书,在中国台湾、中国香港广为人知,书里写了他是如何报名参加中央红军与在中央红军中干了些做什么工作。建国后我看了这本书,曾问过陈老总,她说龚楚的历史时间就是那个模样,背叛前的那一段历史时间大部分是的确的。”自然,书里自身辩解的层面,阅读者是能自主剖析的。
这部回忆,还有一个“破记录”的地区——它是由2个内奸写序的:张国焘的序和龚楚的自序。
张国焘在前言中称:包含和我龚楚以内的当初“报名参加中国共产党的青年人,本质上并不是真实的社会民主党;她们针对马克思列宁的理论既无科学研究,更不在乎信念:她们针对前苏联和共产国际的基础理论和具体,也是一知半解,那批青年人基本上全是针对我国的积弱和腐败问题,怀里着深恶痛疾的情绪,她们心中中所期待的,是一个单独随意和繁荣富强之我国。我国一直被独裁政党执政着,政治腐败无比,历史悠久的文化艺术也是敏感的和苦闷的,外侮纷至,国亡无日。民国时期之后,此类状况,仍未改进,孙中山老先生的革命行动,不管在理论上行動上,已??具备急进的特点,殊不知孙中山老先生穷一生之手,仍无法超越独裁执政的压根;这就使我国那一代的青年人更为偏执了”。因此,张国焘感叹道:“人们读过龚楚老先生这本书,就可以掌握和怜悯那时候青年人这一非凡的亲身经历。应对我国半个世纪来的这很多演化,也将产生無限的感叹。”这简直相知相惜了。
龚楚在自序中称:“在一九二八至一九三五年的国内战争中,我是红军中一个出汗出血备尝艰苦的高級指挥者。我早前报名参加中国共产党改革的目地是:更新改造不公平的、防碍人们存活发展的旧时代,创建公平随意、人们和平共存的新社会。”显而易见,它是为他之后的背叛预置原因,即:改革自身发生了大逆转,乌邦托踏入了穷途末路,革命志士又应该怎么办?真乃:叫一声“改革”太沉重!
龚楚在回忆里谈起彭德怀、陈毅,她说:“那时候人们忙得要人命,由于军内可作政治工作的只能彭德怀、陈毅与我三人,政治工作党员干部又十分欠缺,彭德怀虽很喜欢贴近工农人民群众,并且是一个措辞通俗化的马列主义宣传策划家,他每与人民群众谈话内容,最先必问别人的家中情况,人口数量及衣食住行情况这些,然后就讲共产主义社会的基础理论,和一个职工或农户常谈一两个小时而不倦。他背负着国防重担,针对地区基层组织建设,确是无暇兼顾。对于陈毅,他是法国留学生,返国后即任江西永丰县长,欠缺基层组织建设??验,具体指导基层组织建设,仅说些原则问题的难题,既不足深层次,都不详细。因而,一切群众运动的方案和具体指导,多由我负责。”
龚楚在中国香港写回忆,跨过了上世纪50年代至七十年代,期间对毛主席的点评也呈多元化。龚楚帮教谈话,好像更增加了“有经验人”的“三亲”(亲身经历、亲见、亲闻)份量。那时,在井冈山会师,龚楚初遇毛主席,“他的诚挚的言谈举止,啪啪的心态,深深使我打动,因他是党的中央委员,有长久的抗争历史时间,阅历丰富,我很兴奋地告诉他:‘人们将来可以和毛男同志在一起,有毛男同志来领导干部,人们的义务就轻了。毛男同志有丰富多彩的抗争工作经验,将来的改革发展前途更有期待了。’愉悦洋溢着在他的眉头,含蓄微笑地对我说:‘好的,我们大家共同奋斗一个新局势!’”而没多久以后,龚楚对毛主席就拥有戒备心,这好像也不是他一人之见,由于在先前后本地军政头领皆有此观点,如“收到陈毅的信,详细描述何挺颖对他说相关毛主席的现况,并再三地说毛是城府极深的人,将来与他协作,要非常当心,切忌似对彭德怀那般挑明”;之后“杜修经对我说:中央红军前敌联合会的机构,中央政府拟以常务委员集体领导,不设镇长,目地是避免毛主席控制,如今又以毛主席为镇长,未来大家需要避免他控制,不然得话,不便又多了”等。

原创文章,作者:ruyou66,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ruyou66.com/12471.html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