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乃光

项乃光介绍:辽宁开原人,1915年出世,曾任中国共产党东北军工作中联合会镇长。1939年秋,在湖北老河口,曾任中华局友军工作部科长的项乃光向国民政府第五战区总司令首长李宗仁“投案自首”,出售了他所了解的党组织商业秘密,使中国共产党在东北军、西北军、川军等部的秘密活动遭到比较严重挫败。1948年10月19日长春解放前夜,以项乃光为先的国民政府间谍头子在长春市城破的最后一刻赶来监督处,将拘押在此的中国共产党工作人员密秘枪决。项于1993年丧生中国台湾。
一九三九年冬初,五五大军区政治部主任韦永成派他的仆从老孙来要我,要我马上到老河口普宁街一家木工店院子他的住寓。我想去后,韦永交易量我一封信,信封袋写有“五五大军区政治部主任韦亲启”,旁边标明:“内详”。韦永成说:“你看看里边”,我觉得信笺上写着:“我是中国共产党华中局友军工作部科长项乃光,现来老河口,住鄂光旅社,请见面谈话。”
我觉得后就汇报韦永成说:“鄂光旅社是军统局湖北省站河北省子站在老河口的交通站,主管便是老河口协作组小组长。他的秘密真实身份从来不向外归开,它是军统局在捣鬼。”韦永成思考了一阵说:“你回来先甘愿花钱,布局个隐秘屋子约项乃光去住,随后再约我要去会面”。我回后即购买了新被子等床品套件,并将我所住对门屋子(老河口武昌区馆院子)清理整洁,命令调查室监察员徐安邦去旅社侦察项乃光行動。
徐回后汇报我讲:“项乃光是三十三方面军七十七军一七九师(政委何基沣)的中校参谋长负责人,拥有护照签证,已住鄂光旅社七天,并每天与普宁街卖淫女张XX同宿。”那天晚上十时我单身男女去鄂光旅社找项,项处确蹲着卖淫女张XX。我进行房后即自报名字及职位,并告之自身是领命看来项负责人。项让坐后,我也问项是不是曾写信韦负责人,项回应说:“写过,另归还李首长写了一封。”
我乃问:“这里非发言之岛,能否请项负责人到我老河口武昌区馆院子住所谈话?”项恬然随我前去。我乃说:“项负责人的信李首长、韦负责人早已接到,因觉项负责人在宾馆不会改变,都不安全性,派我请负责人到我部接待你。你是愿住我屋内,還是愿住我对门屋内?”项表达看一下再聊,便随我到对门屋子,看后表达对于此事房很令人满意。我乃请他入睡歇息。约二小时后,他突然哭起來,并喊我,我立即醒来去他住室。他哭着说:“是我个女友在延安市被别人占据,我很痛楚,到老河口相见李首长、韦负责人,我觉得摆脱中国共产党。”
他又叫我给他们拿墨笔纸型预留。我将文具用品送来后,他便整夜地写。我曾经劝他先歇息,明日再写,他回应说:“睡不着觉,写完再歇息。”他写了中国共产党华中局竹沟的状况;写了刘少奇镇长、朱理治组织部部长的状况和第五战区中国共产党兵运工作中的进行状况;出售了一七九师师长何基沣、一二七师师长陈离、六十八谋士长刘汝珍、汤恩伯三十一集团军军长张轸、八十四军一七三师唐献哉等。我于黎明曙光时将项所写材料同城交易韦永成。下午,韦永成通告于我晚九时陪项乃光去谒见李宗仁,谈话这事。
我立即通告了项乃光,项说:“夜里很可能许多人喑算我。”我宽慰她说:“一切由我保护你。”最终他叫我将所佩戴的左轮手枪给他们预留。我暗自将左轮手枪的撞针螺钉卸下来后,于考虑去见李宗仁时将枪交到了他。晚九时,我俩携手并肩去胡家营李宗仁住所,抵达时李宗仁的仆从副官刘荣才已在正门口等待,带人们抵进李宗仁卧房。李宗仁见项后,与他亲近挥手,并让于房间内炭盆便就坐,不断以极关爱的语气了解项乃光家世。项简单自我介绍说:“我是辽宁人,和于斌神父、盛现任主席世才算是小老乡,曾在东北大学念书,于西安事变时充任组织部部长。”
他还絮絮叨叨地讲自身在西安事变中的主题活动状况,滔滔不绝地叙述第二战区薄一波从业兵运工作中和训炼新军的状况及五五大军区中国共产党友军工作中地下活动状况。李宗仁静静地听着,不接腔都不了解,仅一再劝她说:“年轻人,理应好好读书,学有所成。”极表关注。项乃光那时候思潮起伏,在炭盆边汗如雨下。李宗仁亲身起沈为其用来热水瓶,续水于洗脸盆内,并手执纯棉毛巾请其洁面,中国共产党难题一字不提,坐至十二时上下,要我仍陪项老先生回来,并亲身送至正门口,握着项的寿说:“有时间请随时随地叫庞郁生送你去首长部研讨。”
项乃光回家后又再次写了鄂西北领导班子王翰上海市区和来鄂北后的主题活动状况;鄂中省委副书记陈少敏及夏忠武主题活动状况;华中局派人到大洪山建党状况及其鄂西省委副书记钱瑛的主题活动和地下组织状况这些。他将这种原材料直送李宗仁亲收,回家还说李宗仁请它用了午饭。有一天我与项乃光在街上游逛,当来到鄂北旅社周边时,项遇一位亲戚朋友,他握紧那个人的手到马路边叙谈,并给那个人一包物品。我说项这个人到底是谁?项回应说:“他是中国共产党华中局郭斧,就是我的老友,我将钱交到他,使他带来我家中。”我讲钱带回家了,你将来没有钱花该怎么办?他竟说:“向你可以,你再向李首长、韦负责人要。”之后,他果真每天宿在普宁街卖淫女张XX处。
他向哭穷用,我只能请韦永批量特支费帮我。要到第三次时,韦跟我说为啥的那样快,我属实的汇报了韦永成,并汇报项嫖妓等个人行为。韦要我劝告他,因为我属实的告知的项。项很不开心,缄默了几日,连话都不想说。有一天他忽然拍着我的肩对我说:“你来告知韦永成,我到茨河替大家把王翰捕来”。我立即回应说:“王翰早就离去鄂北,机械表误差方式竹条铺还滞留过。”他骂我瞎说蛋,坚持不懈一定要去。我只能去汇报给韦永成,韦说:“你能与他同去,看他在搞什么玩意。”
那样我们在一天中午从老河口丁字街港口伴着一条木舟,带了五六名枪兵,顺流而下。当船到古路嘴时,天已黎明,我指令船停,请项乃光此后成功到茨河娘娘庙。项求我同去,我讲此处人都了解我,我想去相当于打草惊蛇。项只能独去。约三、四小时后,他回家说他看到了手机联系人奚望商,并探听王翰确已来到鄂中。因此我们决定转到老河口,我指令木舟顺流到太平店起泊,到太平店后,人们住进安宁旅社。隔日从天而降高校,人们只能徒步回到老河口。道上她说理应用个笔名,要我起,我建议他可化全名是金钊夫,他愿意了。
此后我向他人详细介绍时却说他是第五战区总司令首长部参议金钊夫。从茨河回家后没几日,项乃光又叫我同他一道去见李宗仁。人们来到李宗仁住所后,我先向李宗仁报告对外开放详细介绍项名字叫金钊夫,职位为首长部参议一事,李宗仁摆摆手一言不发,他就向李宗仁汇报说:“陕西省白河是五五大军区后大门口,这个地方驻兵是于学忠留守儿童军队,单独炮兵营内有中国共产党人员多的人,副营长王文斌(河南人)是机构责任人,中国共产党决策将该营拉出至武当山一带创建革命老区。”李宗仁沉着脸说:“这决不会将会。”他又恬不知耻的说起大别山区高俊亭的状况这些,李宗仁仍笑而不答。
项乃光竟一件事开过炮,说我还在山东省报名参加过中国共产党并任管理中心交通局长。李宗仁听后笑了,并告诉他:“是呀!你看看人们依然信赖他。”项乃光那时候好尴尬。李宗仁然后问起:“你不是到过茨河吗,李范一是不是中国共产党人员?”项回应说:“李并不是中国共产党人员,但茨河手针织厂场长吴显忠的确是中国共产党人员。鄂西北中国共产党省纪委行政机关就建在茨河娘娘庙内,仅仅李范一并不了解。”李宗仁又说:“李范一就是我的老友,我很掌握他。”从那时起,项乃光吊物常不回家,他自己讲是去李宗仁处吃的中饭,并常同李宗仁出门骑着马捕猎。时五五大军区政治部调查室间谍们在老河口黄州馆培训,项规定去授课,我请示报告韦永成,韦准许了。他去讲过约七、八哥钟头名为“基层组织建设”、“密秘技术性”课。一九四0年春季末的一天,他出门進口后忽然对我说,蒋介石拨电话召见他,他明日就需要离开了,要与我同饮一场话别。之后我们俩都喝醉酒。他要我俩都跪在地面上,相互叩三个头,义结金兰成义兄弟。第二天黎明曙光和我我挥手道别了。

原创文章,作者:ruyou66,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ruyou66.com/12102.html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